首页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陈一刀”轶事
来源:水电七局 作者:向建 时间:2021-04-07 字体:[ ]

上世纪90年代,在湖南沅江五强溪船闸工程及湘江大源渡航电工程项目工作过的水电七局职工又有谁不知道“陈一刀”?“陈一刀”就是水电七局四处那个牛逼哄哄、喜欢炫技的推土机手,是1966年在龚嘴水电站参加工作的老工人。

他的真名叫什么?知道的人不多!因为大家从不叫他的大名,只知道他有一个响当当的绰号叫“陈一刀”。陈是他的姓氏,“一刀”肯定是用来形容他精湛的推土机刀片功夫的。“陈一刀”是个脾气不怎么好的人,是一个工作责任心极强的人,是一个特别喜欢炫耀个人技术出风头的人,也是一个大言不惭的人。他认为世界上最好的推土机司机就是他“陈一刀”自己。

“陈一刀”操作推土机时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指挥,只要有人指挥,这个指挥的人一定会被他骂成是“瞎球指挥”。只要有“瞎球指挥”在,这活儿一定干不好。相反,只要事前把目的、要求在他干活前交代清楚了,就别再“瞎球指挥”了!当然如果再许诺活儿干完后可奖励一瓶酒的话,他的活儿会干得更加出色。比如:让他用推土机推一条临时道路,只需要告诉他起点、终点及路径就行,然后告诉他推出路后,领导会奖励一瓶酒。待他完成后提着一瓶酒去检查,工作效果肯定令人满意。     

“陈一刀”时常嘲笑那些技不如他的推土机手是“瘟猪仔”(四川方言,笨意思)。由此造成了他的局部人缘关系并不是太好,但他拥有的是大人缘。没有人不服气他的技艺和干出的漂亮活儿。

“陈一刀”当然是个有故事的人。七局进入湖南五强溪工程时,船闸工程指挥部所在地叫九号沟,在沟口有一条通往坝顶的公路,而公路边有一个几万方大小的山头影响交通,特别碍事儿。业主决定把它爆破清除,由水电八局来实施。在1992年春的某个傍晚,八局实施爆破后,开来多台推土机拟将爆破后的石渣直接推到坡下。因离船闸指挥部近,围观的人员可不少。突然,围观人员中有人惊呼:“看!陈一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陈一刀”娴熟地操作他的推土机,不知什么时候也加入了推渣的行列。所有推土机中最有气质的、最英姿勃发的、最惹眼的那一台,就是“陈一刀”驾驶的。推土机向前推进时,大半个身子都悬在了半空中,在大家还在提心吊胆地发出惊叹时,推土机又轻巧自如地倒退了回来。当大家松了口气时,“陈一刀”的推土机又向前推着石渣朝坡边拱去,推土机的大半个身子又重新悬在了半空中。“陈一刀”如此循环往复地、像表演杂技一样地炫着他的技艺,直到把山头夷为平地。

在这次行动中“陈一刀”充分地展现了他精湛的推土机操作技术,工效奇高,近一半的山头都是由他拱掉的。平了山头的“陈一刀”把推土机停好,走了出来,博得一片掌声响起,“陈一刀!牛逼!”的欢呼声响成一片。“陈一刀”沾沾自喜地来到正在观看的指挥长——张乾元面前说道:“这回老子给七局争光了嘛!张局长该奖励老子一瓶酒了嘛!”。他没想到的是,张乾元指挥长对他睁大眼睛说:“你Ai Qiu !还想要酒喝?”,指了指自己头上戴的帽子道:“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安全生产’?”。张局长的帽子是七局船闸指挥部统一购置的,在湖南的七局员工每人都有一顶,帽子上印着“AQSC”四个字母,是“安全生产”的拼音声母的组合。当时有好事者将这四个字母译成了“Ai Qiu Si Chuan”,而在五强溪,建造船闸的正是这伙四川人。被指挥长“骂”过的“陈一刀”仍然是笑眯眯的,心里舒坦得很。他还在为今晚所出的风头喜不自禁呢!不过,当晚有人看见“陈一刀”还是从张局长那里提了一瓶酒出来……

1998年春,湘江的洪水来得比往年早,据预报:水位将会超出大源渡工程的一期围堰堰顶高度,基坑有被淹没的风险。项目部决定采用增加子堰的方式加高围堰高度,以防止洪水翻过堰顶。工地上的石料极其少,加高围堰的料源主要是被泥化的强风化层,其承载力极低。洪水与雨水相伴,围堰加高进程极不顺利。突然,围堰上的一辆载着20吨填筑料的载重卡车的轮子被陷了下去,使整个车辆倾斜在围堰的上游坡面,卡车陷入难以脱身的困境,阻挡了后续车辆前进道路。这辆车如果不尽快脱困,子堰加高将无法进行下去。

业主湘江公司当时的总经理——童总在此时果断决定:用推土机将这辆车直接推到湘江去,让出通道。其损失由业主补偿,施工单位不受损失。这个高难度的任务自然落在了“陈一刀”的肩上。他把推土机开到了现场,仔细地查勘了一番后对童总说道:“我把这辆车拖上来,你奖励我一瓶酒。”童总不愿因挽救一辆车而耽误抢险时间,对“陈一刀”说:“你还是尽快把这车推到湘江去吧,完成后我奖励你一瓶酒。”陈一刀不再说什么,将钢丝绳挂到卡车与推土机上,迅速登上推土机,经过他三下五除二折腾,不到5分钟时间卡车硬生生的被拖到堰顶,卡车司机上车驶离了现场。“陈一刀”成功地挽救了一台卡车,在这成功的时刻,本应该是他吹牛、显摆的时候,但围堰上的抢险正在进行,他二话没说,即刻将推土机开到了安全地带。

抢险结束后,“陈一刀”自然不会放弃炫技吹牛:“怎么说我也是一名共产党员,我不仅仅是七局人,怎么能够眼睁睁地让国家财产受到损失”。大家都没想到“陈一刀”不仅是一个牛逼哄哄、爱出风头的人,他居然还是一名共产党人。

“童总把酒给你了吗?”有人问道。“当然了!童总给的是酒鬼酒,老子给他省了几十万。” 

“陈一刀”本名陈先君。他总是把活儿漂亮地结束在“酒”之上。


湖南五强溪三级船闸(田毅 供图)


湖南大源渡电站大坝

 


【打印】【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新博娱乐登录威廉希尔中文版app乐天堂后备网址